笔者家阳台上的那株黄骅冬枣树

2019-10-03 作者:新闻资讯   |   浏览(186)

三年前,我从乐清山区讨得两株冬枣树,也就大拇指那点粗细的树干。种植在阳台的花坛着,那树见长,去年开了三次花,冷不丁地在枝头结了果实,挺让人喜欢,经常翘首清点:27颗冬枣。 秋深时冬枣发红了,迫不及待地摘下品尝,脆得很,就是水分少点,也挺甜的。处女冬枣,大家分着吃了。一个冬天过去,枣树长大许多,枝粗叶茂的,主干已经有小碗这么粗了。我在它在春风中爆芽,伸展嫩叶,覆盖了整个树冠,给我增添着许许多多的乐趣。 这几天老是听到阳台上有蝉鸣,仰着脸在树上寻觅,发现有四只金背蝉趴在树干之上,争鸣不住。我纳闷了,在我住所四周,并没有树林,这些小精灵是从哪里来的?好似特别钟情我的这株冬枣树,几天的大雨,淋得它们狼狈不堪,有一只还掉了下来。我轻轻地捉起,放回树干上,小家伙慢慢悠悠地向上爬着。雨停时,它们交替地鸣叫着。 我不禁想起童年时的夏天,抗着一根老长老长的竹竿,杆头再接上另一支竹梢,梢头糊上用面粉团放在水中不断揉洗出来的面筋。那玩意相当粘,在柳树缝隙中寻觅着知了(老了),小心翼翼第将竹竿续上,看准知了的蝉翼,手不能抖,须一粘一个准。有时一天能够粘七八十只,回来后放到油锅里一炸,沾着椒盐吃可香了。所有的小朋友都来抢着吃,那年头没啥好吃的,这可是我们“打牙祭”的好东东。后来,家里大人不让去粘知了了,说是一怕骄阳暴晒下中暑,二是面筋太浪费粮食了。我和小伙伴就偷偷地去粘,不过有点不是面筋而是到处划来蜘蛛网,缠在竹梢头上,一样好使,粘蝉时吐上点口水就可以了。 记得去年冬天翻地时,曾经挖出一些又白又胖的蚕蛹似的虫,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蝉的幼虫。我知道,蝉在地上产卵,卵孵化成蛹与幼虫后,要在泥土中生活七年,然后在某一个夏天的凌晨钻出土地,爬上树,在树干上破壳化蝉,黎明时分爬上树梢迎着骄阳鸣叫。留下的透明的壳叫“蝉蜕”,是中医诊疗小儿发烧的良药。化蝉后的知了只能活一周,急急忙忙地鸣叫求偶交配,母蝉受精后又回到地面,用那又长又硬的产卵器,扎进泥土中将卵产下。亿万年来,就这样轮回着,演变着。 可能我阳台这方寸之地特别适合蝉的生活,令人欣慰。2015/7/7

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笔者家阳台上的那株黄骅冬枣树

关键词: 香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