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帕镜头中的诺曼底登陆

2019-08-19 作者:新闻资讯   |   浏览(137)

罗伯特·卡帕,原名安德烈·弗列曼,1931年到1933年在柏林大学学习政治学,他是个自学成才的摄影师。1931年在乌斯坦开始从事摄影工作室助理的工作。在1932年和1933年他在德弗特担任摄影助理。1933年,他搬到巴黎居住,在那里,他改名为罗伯特·卡帕,并且开始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。他关于西班牙内战的照片使他在巴黎名声大振。他最初的系列摄影包括名为《西班牙忠于共和政府者之死》的照片,这至今仍是他最著名的也是最值得争论的一幅照片。从那时起,他开始全心全意地作一名战地摄影记者,他到过中国、意大利、法国、德国和以色列。1954年5月25日,他在越南的泰槟遇难。他有一句名言,那就是“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,那是因为你离炮火不够近。”他的死恰巧成了这句名言的悲剧结果。在战争或暴乱之中,他具有准确表达人们情感和遭遇的天才,这种天才为他赢得了极大的赞誉。

紧张的训练之余,登陆方位成了军官们最关心的问题

军官在地图上分析可能的攻击方向,这一幕让人想起了《兄弟连》里的情景

集结待命,反攻在即。诺曼底行动代号———“霸王”

告别美丽的英格兰,告别刚认识的姑娘,跨越那片并不宽广却迷雾重重的海域

上舰启航,箭在弦上

盟军向着大西洋壁垒扑来,而此时的德军,没有人认为战争会在6月6日这天打响

卡帕随美军登陆战斗最惨烈的奥马哈海滩,他拍下了下面这组唯一的抢滩实录,这仅存的十张相片成了关于那场战争的符号,而这也成了斯皮尔博格灵感的源泉。

这是最著名的一张,卡帕在枪林弹雨,血肉横飞中紧握着莱卡,按下了快门

隆美尔利用最后的时间抢构的水中障碍物发挥了巨大的作战效能,事实证明,盟军登陆艇的损失大部分是由这些障碍物造成的

临时在登陆舰艇上搭建的救护所

准备为死去的战友送行

盟军经过浴血奋战最终占领了滩头阵地,建立登陆场,而靠后配置的德军装甲师在空袭中却没能发起有效的反击,隆美尔曾说“最初的二十四小时将决定一切”。

大批部队源源不断地登上了法国的海岸

占领滩头后,盟军开始向内陆进发,巩固阵地并步步为营,目标:德国

美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战友们手里的命牌越积越多

随军牧师为士兵洗礼

掩埋自己的战友

作为职业军人,很多被俘的德军士兵最终被无罪释放

向法国内陆进军

为防止德军空军的低空袭击,盟军释放了大量的防空气球,而整个诺曼底天空中,几乎看不到显赫一时的德国战鹰。

德军的袭扰已经不能挽回他们的颓势

对腥风血雨已经习以为常的法国人,终于等到了盟军的到来

在太平洋战场使用的迷彩服也少量装备登陆的尖刀部队,他们担负着危险的穿插任务,死亡如影随形

巩固滩头后,城镇成了盟军不断遇到的新战场[FS:PAGE]

巷战是部队战斗素质的试金石

市民们为盟军装甲部队指示目标

在那段日子里,投降似乎成了德军的家常便饭。但实际上德军仍以自己卓越的战斗素养有效地迟滞了盟军的行动

游击队异常活跃,他们始终相信“自由法国”不是一句口号

抵抗组织担负起了对战俘的押解任务

沮丧和绝望清晰地写在这名德国军官的脸上

负责诺曼底作战的美军第十二集团军群司令布莱德利,人称大兵将军,鼻子不知怎么挂的彩。平庸和低调的他,却成了巴顿的顶头上司

美军备受浪漫的法国女人的欢迎

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卡帕镜头中的诺曼底登陆

关键词: 香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