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醉凡间三月天,卓越美文

2019-08-17 作者:房产楼市   |   浏览(194)

四月,是一册微薰的书。扉页上,柳丝轻盈,鸟啼迤逦,多情的桃花禁不住春的回眸,一抹粉色晕染了腮头。田野上,那些不苟言笑的黄不再拥来挤去,几抹优雅的绿一出现,它们便安静下来。云水间,一片鸟翼翔舞起轻盈的泛音,空灵地撒落在耳畔上,一霎,无数姹紫嫣红的音符,纷纷坠入清清河水,似是万千花苞悄然绽放。

图片 1

四月,是一幅优美的画。展开的画卷上,风儿清越的啸唱穿越林间,被阳光的手指,抚成弱柳间低柔醇和的轻韵,流水的主调托起潮湿水灵的乐章,隐约听得出鱼儿在伸懒腰,土地在打呵欠,草儿在悉悉索索地换着新妆。

四月,怀揣着三月的梦想,将阵阵春思化作纷霏细雨,扬扬而下。四月,承载着春的嘱托,将阵阵微风化作掌心的温柔,摇绿了叶尖,摇红了枝头。

四月的雨,清新,素洁,既不冷傲,也不妖冶,宛若高亢悠扬的乌苏里船歌,欢快甜美,曲风生动。她轻轻的,柔柔的,不动声色的,踏着嘀答的雨声飘然而来,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漾起阵阵波纹,一层,又一层。

四月,是一首清新的诗。柳絮儿在风里轻轻打了个漂,惊醒了烟幕后一位独自沉睡的诗人,一些古老的浅吟从对岸涉水而来,疏狂地踏过河面上的云朵,踩痛了躲在云后的雨。雨惺松着起身,敷衍地披着云袍奔了一圈,踏出一两个厚浊的雷声。四月,睁大了眼睛,暗自屏息倾耳,细辩知音。

四月的风,细致,温和,既不张狂,也不清高,宛若邻家小妹,眉眼生动。她奔跑着,欢笑着,吵闹着,可劲的鼓着腮帮子,将只只纸鸢舞得摇曳生风,在蓝天的怀抱里旋转着春的律动。

四月的风,细致,温和,既不张狂,也不清高,宛若邻家小妹,眉眼生动。她奔跑着,欢笑着,吵闹着,可劲的鼓着腮帮子,将只只纸鸢舞得摇曳生风,在蓝天的怀抱里旋转着春的律动。

我探手四月,大片的绿和香,蠕蠕地爬过腕节,爬满了眼帘和鼻峰,河水从手背潺潺而过,偶尔会有几条鱼儿的吻贴上来,再被漩涡拖进幽凉的水底。野陌苍茫,我展开手指,梳着过路的风,遇到一些飞絮,一些云影,一些在四季飘了很久的故事,沉醉在四月的掌纹里。

我探手四月,大片的绿和香,蠕蠕地爬过腕节,爬满了眼帘和鼻峰,河水从手背潺潺而过,偶尔会有几条鱼儿的吻贴上来,再被漩涡卷进那柔柔的怀里。野陌苍茫,我展开手指,梳着过路的风,遇到一些飞絮,一些云影,一些在四季飘了很久的故事,沉醉在四月的掌纹里。

四月,是一首清新的诗。柳絮儿在风里轻轻打了个漂,惊醒了烟幕后一位独自沉睡的诗人,一些古老的浅吟从对岸涉水而来,疏狂地踏过河面上的云朵,踩痛了躲在云后的雨。雨惺松着起身,敷衍地披着云袍奔了一圈,踏出一两个厚浊的雷声。四月,睁大了眼睛,暗自屏息倾耳,细辩知音。

四月,是一曲动人的乐章。春风素手调动着绿色的琴弦,勾挑弹捻,飘渺却不飘忽,灵动却不轻浮,自然却不随意,仿若潺潺的流水,清澈透明。映衬着四月的浅笑,漾在澄清的光波和水纹里,萦萦绕绕,久久不能散去。

四月,怀揣着三月的梦想,将阵阵春思化作纷霏细雨,扬扬而下。四月,承载着春的嘱托,将阵阵微风化作掌心的温柔,摇绿了叶尖,摇红了枝头。

四月的雨,清新,素洁,既不冷傲,也不妖冶,宛若高亢悠扬的乌苏里船歌,欢快甜美,曲风生动。她轻轻的,柔柔的,不动声色的,踏着嘀答的雨声飘然而来,在如镜的湖面上漾起阵阵波纹,一层,又一层。

四月,是一曲动人的乐章。春风素手调动着绿色的琴弦,勾挑弹捻,飘渺却不飘忽,灵动却不轻浮,自然却不随意,仿若潺潺的流水,清澈透明。映衬着四月的浅笑,漾在澄清的光波和水纹里,萦萦绕绕,久久不能散去。

图片 2

四月,是一册微薰的书。扉页上,柳丝轻盈,鸟啼迤逦,多情的桃花禁不住春的回眸,一抹粉色晕染了腮头。田野上,那些不苟言笑的黄不再拥来挤去,几抹优雅的绿一出现,它们便安静下来。云水间,一片鸟翼翔舞起轻盈的泛音,空灵地撒落在耳畔上,一霎,无数姹紫嫣红的音符,纷纷坠入清清河水,似是万千花苞悄然绽放。

四月,是一幅优美的画。展开的画卷上,风儿清越的啸唱穿越林间,被阳光的手指,抚成弱柳间低柔醇和的轻韵,流水的主调托起潮湿水灵的乐章,隐约听得出鱼儿在伸懒腰,土地在打呵欠,草儿在悉悉索索地换着新妆。

图片 3

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房产楼市,转载请注明出处:情醉凡间三月天,卓越美文

关键词: 香港